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东安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9

积分

0

好友

3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4-8 21:00:54 | 查看: 6| 回复: 1
“李狗蛋真他妈的是个好孩子!”凡是认识李狗蛋的人都是这么表扬他的,而且还是咬牙切齿、张牙舞爪、恨不得给他两耳子的称赞。偷别人家的鸡、摘别人地里的西瓜、“好心”帮助别人家的庄稼生长…诸如此类让别人恨、让自己高兴的事,被我们幼小的李狗蛋视为是最能体现自己价值的事情。不光如此,凡是跟着他耍超过三天以上的娃娃们,无不被他的人格魅力折服——哪有天天偷鸡摸狗不挨父母揍的?这就使得我们的李狗蛋的从小就在心底埋下了善良的种子,立志要成为史上最善良的人。

  李狗蛋的故事要追溯到他的出生之时,不过还应该再往前推一推,姑且先来说说李狗蛋父母的爱情史。李狗蛋的爹叫李东风,是个根红苗正的黝黑高壮庄稼人,听名字就知道李东风他爹是个老赌徒,据说当年正是靠着一张东风赢了村里地主十亩地,一夜翻身成为富农。李狗蛋他妈妈叫张琼之,曾经是北京机关家属院里数一数二的白净美丽的花季少女,她之美美到上初中时就被许多机关干部视为未来的贤惠儿媳。按理说一个是起早贪黑水深火热的农民,一个是未来可期前途光明的知识分子,他俩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可偏偏就像狂想曲那样,两个人就那样出人意料在一起了。

  一九六八年六月十八岁的张琼之高中毕业,积极响应上面的号召在父母的强烈反对下毅然决然从北京登上了前往豫西南的火车。当地领导把年轻漂亮的张琼之安排在了放翁村棉花厂,来自北京的知青都被安排在那里。

  在某个放羊的午后,时年十九岁的李东风第一次听到了张琼之的声音。虽然很少吃糖,但是当李东风听到张琼之那动听的声音后,他感觉就像自己在大口大口地吞着白砂糖,简直甜到他心里去了。她的声音就像是甘露一般,无论放羊时的天气多么炎热,可只要一听到她的声音,李东风的马上就无比清爽。在某个蝉鸣不止的夜晚,彻夜难眠的李东风四筒下定决心一定要娶到这个熟悉却素未谋面的播音员做老婆。

  吃着黑面窝窝头、喝着苞谷豉长大的人,往往带着吃着白面长大的人所没有的韧性。为了知道这个播音员的名字,李东风每天下午都准时前往工厂的门口去听那如同白砂糖一样甜的声音。但是整整过了半个月,李东风都没有在门口听到这个声音。直到有一天,当李东风看见两个女知青走出门口,其中一个说:“张琼之,你想家吗。”而张琼之的声音像棉花一样软绵绵地冒出来时,李东风激动地连话都说不出来。多么幸运啊,他不仅知道了播音员的名字,还见识了她的美貌——比他见过的所有人都要漂亮!

  张琼之那张完美的脸曾一度令李东风感到非常自卑,人家是从北京来的知识分子,为人民服务三年后就要返回北京平步青云,而他只是个庄稼汉,就算是为合作社拼一辈子,也没有人家的价值高。懦弱、胆怯、自卑这些负面情绪曾一度令李东风在深夜里哭泣,为什么自己一个土包子会喜欢上城里的女子?倘若从未见识过光明,他大可以在黑暗中心安理得的度过一生,但是痛苦就是他见到了自己的光明,却没有勇气打破黑暗。但是最终对爱的渴望还是占据了上风,李东风终于在一个炎热的午后,为在树下乘凉的张琼之送上一个大西瓜——那是他给瓜伯干了一天活的报酬。那是他们第一次的交集。张琼之接过西瓜时脸上混着羞涩、惊喜、犹豫的复杂表情令李东风终生难忘。比张琼之还要羞涩的李东风只说了一句:“要是…你喜欢吃,我天…每周这个时候送给你!”说罢就像个受惊的兔子一样跑开了。

  为了实现自己的诺言,李东风天天晚上到瓜伯家里劈柴做饭,凌晨五点就起来给瓜伯挑水洗衣服。瓜伯膝下无儿女,李东风像对待老爹一样对待他。一个月后瓜伯对李东风说:“愣娃,莫再给老汉我干活了,在干下去老汉要被戴上剥削阶级的帽子咯。明天你不要再来,时节一过就没得西瓜了。”李东风笑了笑说:“叔,你白管我,就算木得西瓜我照样给你干活!”这话令瓜伯感动得热泪盈眶,发誓说一定要把李东风当亲儿子对待。

  过了瓜熟的时节,李东风再无瓜可送。为了跟张琼之多见面,他每天都要跑到棉花厂去。保卫科的人见他天天往工厂来,以为他图谋不轨,拉住他就要打他。好在他的工人堂哥李红中给他做担保,他才得以继续每天准时来到棉花厂见张琼之。

  在一个炎热的午后,已经成为张琼之好朋友的李东风看见村里几个后生在调戏张琼之和她的知青朋友夏之荷,正在干活的当即当即大怒不止,立马就提起手中的扁担揍他们。一条扁担虎虎生风,把他们打得嗷嚎大叫。不过双拳还是难敌四手,那几个后生仗着人多夺过李东风手中的扁担,把李东风打得几乎半条命都没有了。李东风躺在地上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可即时这样,当那几个后生要打张琼之和夏之荷时即使这样,他就跳起来紧紧地把张琼之和夏之荷护在身后。所以直到保卫科的人来,张琼之和夏之荷都没有被那几个后生碰到一次。

  在蝉鸣不止的夜晚,李东风、张琼之和夏之荷一起躺在麦秸堆上看着天上圆圆的月亮发呆。张琼之说:“李东风你傻不傻,我们是女生,他们不敢打我们的。”李东风挥舞着拳头愤愤不平地说:“打我我可以忍,打你就是不行,你跟夏之荷你们是知青是天之骄子,金贵得很,哪是他们那群龟孙子能碰的。”张琼之的眼睛马上就湿润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李东风的呼噜声和夏之荷的呼噜声都响起时,她自言自语说:“你真是个傻瓜。”像是在说自己,也像是在说夏之荷,还像是在说李东风。“啥是傻瓜?”打着呼噜的李东风并没有睡着,他接过话茬。张琼之的声音既平静又激动,她说:“傻瓜就是我喜欢花,而不是西瓜。”李东风生怕吵醒了夏之荷,用只有他和张琼之能听见的声音说:“中,明天我就给你摘一朵来。”

  第二天,李东风就为张琼之摘了一大束狗尾巴花,送给张琼之时,他疑惑地说:“狗尾巴花嫩难看,为啥你们城里人会喜欢啊。”张琼之差点被李东风气死,她用手在空气中比划着玫瑰花的形状,说:“我喜欢的是这种花,不是狗尾巴花,没有人会喜欢狗尾巴花,你这个傻瓜。”李东风像是早就知道她会有这样反应,他笑着从背后拿出一束向日葵,说:“表你哩,这才是我要送给你的花。”张琼之收到过玫瑰花、康乃馨、茉莉花、白兰花,就是没有收到过李东风手中的向日葵。她接过那颗带着少许泥土的向日葵,用手去触碰每一粒葵花籽,嗅着向日葵那带着泥土味道的清香,她恍然萌生出一种难以言状的感觉。过了很久她才明白,原来花面上那一粒一粒的就是爱的感觉。

  在某个秋天的夜晚,李东风跟张琼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李东风小心翼翼地去吻张琼之的脖子、下巴,直到两个人紧紧地吻在一起。那是李东风和张琼之两个人的初吻,两个人都没有什么经验,舌头都被咬破了。
似你这老官,纵放怪物,抢夺伤人,该当何罪?”老君道:“我那金刚琢,乃是我过函关化胡之器,自幼炼成之宝
  按张琼之的话说,她之所以会跟李东风在一起,是因为李东风为了她什么都愿意做。那次张琼之生病了,李东风推了一夜的拉车把她送到了镇上的医院,走了几十里路,脚磨得骨头都露了出来。按李东风的话说,一定是自己的人格魅力使得张琼之爱上自己,毕竟他长得实在跟帅沾不着什么边,要不然的话在他这个岁数,上门说媒的媒人该把门槛给踩破了。按照张琼之她二叔的话来说,他们两个之所以能够谈起恋爱,这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知青下乡岁月正值青春年华,正是情窦初开情愫萌生的激情岁月,李东风的真心实意换来了张琼之的日久生情,说起来也是顺理成章。更何况张琼之一个弱女子,在遥远的山村里无依无靠,谁给她一个宽厚的肩膀给她一个安全感,她就可能会爱上谁。

  低开高走涨不停然而李东风跟张琼之的恋爱并不是童话故事里那样的浪漫美好。他们的恋爱受到了极大的阻挠,首先竭力反对的是李东风的父亲李振兴。李振兴听说了”宝钗笑指他道:“怪不得老太太疼你,众人爱你伶俐,今儿我也怪疼你的了.过来,我替你把头发拢一拢以后勃然大怒,把李东风吊在树上拿鞭子抽。“咱是啥身份,人家是啥身份,你配得上人家吗,我看你娃子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是个泥巴地里混日子的泥腿子,一辈子就是个种地的。人家是上山下乡的知青,回到北京都是干部。你赶紧去跟人家道歉,白耽误人家的大好前程。”

  李东风不服气,说:“爹,人家都没说我配不上人家,你搁这儿说啥?再者说了,我这个泥腿子不是你生出来的?你生个泥腿子出来,还想让泥腿子再生个泥腿子?你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可能跟张琼之分手。你打吧,你要是给你娃儿打死了看谁给你生孙子。”父子俩的驴脾气一脉相承,李振兴一听李东风的话,气得双眼通红,拿着鞭子把李东风抽得遍体鳞伤。比他爹还犟的李东风硬是一声不吭,把三颗牙都顶下来都不叫一句疼,血和汗掺和在一起像没有关紧的水龙头一样滴下来。最终在夏之荷、李红中的劝解下,再加上张琼之的一番掏心窝子的话,李振兴才老泪纵横地同意李东风和张琼之搞对象。

  第二大阻拦就是张琼之的母亲毛文青,一开始就极力反对张琼之上山下乡的她更是对张琼之同农村娃李东风谈恋爱坚决反对。她给女儿写的信里不惜以断绝母女关系想要挟,然而张琼之对爱的坚持还是驱使她同李东风坚定不移地在一起。起初为了让母亲死心,她在信中骗毛文青说自己已经和李东风上了床。气急败坏的毛文青带着几个侄子登上火车,来到放翁村要把自己的女儿带回北京。

  “他家的房子只有两间,你们将来住哪里?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未来的孩子考虑!他是个农村人,你想让你的孩子也是农村人吗?”在村委会的办公室里,毛文青的咄咄逼人之势令李东风和李振兴面上无光羞愧难当。村支书李卫国听说了李东风和张琼之的故事,又对毛文青的话极度不满意,便开口替李东风解围:“毛同志,我敬你是跟毛 是同姓,但是你咋会说出这种搞阶级对立的话?毛 说农民阶级是革命的大元勋,没有我们就没有你现在的舒适环境,你凭啥瞧不起我们农村人?再者说,现在不是旧社会,咱们讲究恋爱自由,你作为一名城里人,咋还不胜我们乡下人开朗?只要俩娃娃们愿意过苦日子,咱们做父母的尽力帮扶就是了,你这般阻拦好干啥。李东风是我们生产队的劳动先进个人,那是叫省领导表彰过的。你别看他穷,但是人家有本事,老话说有本事的人到哪里都能养活一家人…”

  毛文青被村支书的话说得哑口无言,只好拉住女儿张琼之要走。张琼之哭得梨花带雨,死死得拽住李东风的胳膊。最终毛文青还是在女儿的以死相逼下同意他们两个人在一起。

  经过了这些,两个人就顺利成章地要结婚了。那几天李东风的爹李振兴高兴得合不拢嘴,常常从梦里笑醒,农民儿子里居然娶了个漂亮能干的知青老婆,这是多么光荣的事啊。为了让儿子的婚礼能够体面的举报,李振兴问向亲戚朋友借来了一百三十七块钱,给儿子办了堪称六十年代放翁村最豪华的婚礼。这个事情也为后来的不幸埋下伏笔,这是后话暂且不提。直到李东风和张琼之在县城拍了结婚照、取了结婚证之后,李振兴老汉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

  解决了婚礼的问题,还要解决住房的问题,李振兴家里只有两间土胚房,总不能让新娘子也和李东风的弟弟妹妹们挤一张床吧。就在李振兴为房子发愁之时,瓜伯为李东风送来了一大份惊喜。瓜伯把自己的房子转让给了李东风,他自己则是住在菜市场里。瓜伯笑笑说:“愣娃,我膝下无儿无女,老光棍一个。是你天天像孝顺你爹一样孝顺我,我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儿媳木有新房子住吧?我那两间房子虽说旧是旧了点,但是够你们两个娃娃住了。”李东风坚决拒绝不要,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说:“瓜伯,我孝顺你不是图你的财产,我是真的想对你好啊,你这样弄得记吃不记打者,掌嘴!我心里难受。”比李东风还倔的瓜伯坚决要让李东风住自己的房子,他骂道:“你难受个屁,我成天都吃住在菜市场里,哪有时间住自己的房子?你娃娃白再推辞了,你不愿意住拉倒,我不能让娇滴滴的新娘子没处住。你娃儿要是还想孝顺我,就请去住我的房子。你要是不住,明天我就找人把房子拆了。”他看李东风还不同意,就也流下眼泪,“愣娃,你莫在跟我倔了,你叔我也是有私心的,你住了我的房子,就得给我养老送终,你要是不住,等我老得做不动活,谁管我的死活?”话说到掏心窝子的地方,李东风再也不忍拒绝,于是李东风和新娘子张琼之就住进了瓜伯的房子里,在无数次躺在床上听蝉鸣的夜晚,李东风和张琼之都发誓说要给瓜伯养老送终。

  李东风和张琼之结婚的那天,张琼之的父亲张知礼和母亲毛文青带着四十斤白面的粮票还有给女儿准备的嫁妆,以及一百块钱来帮扶这个新生的家庭。毛文青看着女儿脸上幸福的笑脸,想到当时她极力阻拦女儿和女儿的以死相逼,就流下后悔的眼泪。张知礼对女儿说:“琼之,以后你就不仅仅是我们的女儿了,你还是李东风的老婆、李振兴的儿媳妇,未来还要为人父母,你的固执性格得收一收了。”

  还未等张琼之开口,新郎李东风就先对自己的岳父大人说起了真心话:“岳父你放心,琼之海顺新材,鼎捷软件她就是金枝玉叶,是我的宝贝,我绝对不会让她吃一点苦,受一点累,要是我做不到,我就天打五雷轰!”张琼之连忙捂住新郎的嘴巴,不想让他再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毛文青对女婿的话很满意,转过头就对张知礼恶狠狠地说:“你当年可没我说过这种话。”

  张知礼冒出一身冷汗,说:“毛女士,我可不希望女儿像你一样对待自己的丈夫。”说着,张知礼就向李东风投去可怜的目光。

  新郎和新娘子敬酒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不夸新娘子的漂亮,都羡慕嫉妒新郎官的运气,怎么这么漂亮的知青女子不会看上自家的儿子?所以在场的客人都要求新娘子喝酒,新郎心疼自己的新娘,只得替新娘子把酒喝完。这就导致那天李东风喝得烂醉如泥,连闹洞房时候的场景都给忘了。事后听张琼之说,那天晚上是她记忆里李东风笑得最开心的时候。       ”晴雯拭泪,就伸手取了剪刀,将左手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又伸手向被内将贴身穿着的一件旧红绫袄脱下,并指甲都与宝玉道:“这个你收了,以后就如见我一般。快把你的袄儿脱下来我穿。我将来在棺材内独自躺着,也就象还在怡红院的一样了。论理不该如此,只是担了虚名,我可也是无可如何了。今日神渔关注的重点题材及个股。明天要套人了!。醒醒吧!常躲着错过龙头被动追高意淫跟风股的朋友们。风险释放,接下来看科技。天色已晚,特来府上告借一宵,万望方便方便。深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深圳国资整合是重头戏。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20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4-8 21:23:02
顶楼主啊!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