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东安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9362

积分

0

好友

2976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3-7 22:36:56 | 查看: 24| 回复: 0
  信息动力永州东安招聘找工作
  早在2019年初便摘得第35届圣丹斯电影节评审团大奖(最高奖)的,在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中,同时入围了最佳纪录长片和最佳国际影片(原最佳外语片)。
  有人评价说,「几乎完美。3年2000小时的素材才会有这样的从容与紧凑。」
  而这样一部看似鸿篇巨制的「史诗」,背后团队却只有6人:2位导演、2名摄影师、1位剪辑师与1位音效师。
  不使用其他任何冗余的方法,而是花更多时间投入观察,试图融入主人公的生活。他们究竟是如何做的?
  这期与《蜂蜜之地》两位导演对谈视频,约30分钟。稻来经「香港纪录片拓展计划」许可,将内容整理成文字,以便更好阅读。
  纪录片是具有重大社会功能的传播媒介,所呈现的真实故事能启动观众关怀社会。香港纪录片拓展计划是一项全新的纪录片计划,以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作为创意基地,集合国际及本地专业人才,致力推动香港纪录片发展。
  近日,「香港纪录片拓展计划」(HKDI)精选了近几年制作的纪录片干货视频上传到bilibili,免费提供大家学习。其中包含了7位纪录片大师的专栏课程,大师班的主讲者均曾在圣丹斯电影节或奥斯卡金像奖评选中提名、获奖。此外还有与德国纪录片大师Werner Herzog(赫尔佐格),日本导演原一男、想田和弘,中国导演范俭、金行征等的精彩对话。
  本期与《蜂蜜之地》两位导演对谈的主持人杨紫烨,也是资深华人电影工作者。2006年作品《颍州的孩子》追踪采访了安徽阜阳颍州地区受艾滋病影响的家庭,获得第7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
  共同执导《蜂蜜之地》的两位导演,来自截然不同的背景:Tamara Kotevska毕业于电影学院,拥有5年纪录片及剧情片制作经验;而Ljubo Stefanov拥有超过20年电影制作经验,主要制作与自然保护及人类发展密切相关的纪录片和影像作品,曾为联合国专门机构、环保组织等工作。
  在这次近4年的合作过程中,他们偶有意见相左,更多则是取长补短:Tamara学过拍摄剧情片,更懂得与角色沟通,构建故事的戏剧化;而Ljubo则深耕环境议题几十年,更了解如何将环境问题以视觉化方式呈现出来。
  他们至今都与片中的女养蜂人Hatidze保持着联系,并用该片获奖拿到的奖金为她在附近村庄里买了一栋房子。同时,也为那户游牧家庭Sam一家人提供帮助,给他们买了车、冰箱、空调等物品。
  另一户是游牧捕蜂家庭,他们按季节来这里,但不是每个季节都来,要看收成如何。他们随身携带蜜蜂,会取走它们采的所有蜂蜜,因此他们的蜜蜂会攻击Hatidze的蜜蜂——这也是影片中的核心冲突,故事也围绕着这个展开。
  在那部影片完成之后,我们开始在国内做一个自然保护项目。更具体地来说,是在这片荒废的区域,想要制作一部短纪录片,讲述这个区域以及与当地环境问题相关的东西。我们在调研的时候,发现了岩石里的洞。
  杨紫烨:我知道Tamara你的背景很不同,你之前在电影学校读过书,你是怎么决定要用三年而不是一年来拍电影呢?
  Tamara:我觉得这并不是我可以做的一个决定,纪录片是一个替你做决定的过程。
  对我们来说,最有帮助的是,我们一开始就决定遵循这条简单的故事线。当我们发现两家之间的冲突时,我们对彼此说的是,我们会严格跟着事件走,和这条故事线以及这个冲突联系起来。
  这部影片的制作团队只有5-6个人,2位导演,2位摄影师,一位剪接师和一位音效师。这就是全部的工作人员了,没有其他人了。
  Tamara:我想说的一点是,我们很幸运。这位女士Hatidze,一开始就很喜欢这个想法。她告诉我们的第一件事就是,她一直梦想着自己走在山丘上时,会有人,有记者来拍她。所以这是她与生俱来的这种明星梦。我认为对我们来说,这种情况很幸运。
  Ljubo:很显然我们在那3年中都有所改变。我们几乎都在场,拍摄了整整100天。我们明显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而且是在拍摄过程中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大概所有这种类型的纪录片都会经过这一步。大部分时间你是在那里观察,然后去捕捉你所需要的。
  杨紫烨:另一户家庭是否有更大的变化?是那个困难家庭还是Hatidze变化更大?Tamara:首先我认为对我们的改变是最大的。作为人来说,我们从这位女性身上学到了太多东西,而且作为来自城市的人,我们学会以这种自然的方式生活。同样作为电影创作者,他们从头到脚也改变了我们。
  我觉得改变是发生在双方的,对于Hatidze和另一个家庭都是。对于Hatidze来说,最大的改变是在电影之后,Ljubo可以说说这是如何发生的。
  Tamara:很有意思的是,我们两个人到那里也分开行动,因为我们没有很多时间,在那里不能停留超过3天。
  Ljubo:而且我们拥有很好的剪辑师,刚开始5个月都在剪辑。但是第一次,不能称之为第一版或是初稿,第一版剪辑是静音的,没有任何东西,没有声音,就只有画面。
  Tamara:可以说,我们第一部影片是很好的尝试。即使每部影片的故事本身,都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就个人来说,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共同执导,对他而言也是一样,我们之前总是独立工作。这在我的国家不是一件普遍的事,一点也不。不过在我看来,我得说我很惊讶,很惊喜,能在圣丹斯电影节上看到那么多共同执导的纪录片。
  在我们的影片中,我们两个人合作得非常好,因为我们在电影制作方面的背景不同,我来自电影学院,总是更侧重于结构、角色和编剧法。而他更看重主题和拍摄对象的环境部分,以及表达是否清晰,所以整个过程中我们是互相取长补短。
  观众二:你们拍了很多,你们会剪一个更长的不同版本吗?而不是像现在的两个小时。
  Ljubo:不会,我们将长度控制在一个半小时左右。让我解释一下这400多个小时的素材。你们看到的牛的那个场景,我们当时拍摄这个场景花了10到11天,每天早上和下午,整整两三个小时,只是在拍牛和喂奶。
  Ljubo: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有很多情景都是重复的,你不能说这是我的部分,那是Tamara的部分。
  Tamara:开头的场景之一是晚饭的时候,他们和Hatidze一起在她的院子里吃饭。我们不确定这一幕能不能行,我们想让他们在一起吃饭,因为食物总是能让人们聚在一起,取蜂蜜过程这是我们和大家齐聚的第一个场景。
  当她告诉我们关于蜜蜂的故事,以及这当中具体发生了什么,也就是如果那家人拿走了所有的蜂蜜,他们的蜜蜂就会来攻击她的蜜蜂。她向我们解释了整个经过,所以我们才意识到这才是她故事中最重要的,因为她存在的意义就是养蜂。
  我们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同意拍摄,当我们要去拍摄冲突的时候,当我们要拍摄他们争吵的画面之时,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只是拍摄一些观察性的画面,一些人类学的场景(Ljubo:他们什么都吵)。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并不放松,但过了一段时间,过了一年半以后,我们对他们来说就好像不存在似的,我们只是他们社区中的一部分。所以他们可以在我们面前吵,他们不在乎了。当他们吵架时,我们就是这样拿到最自然的片段。
  观众六:众所周知,纪录片好像就是去探索别人的生活。我们进入了,然后又离开。但是你们说,因为你们的影片,你们好像改变了她的生活,所以我想问,是不是每次你们看到影片中的人有所遭遇的时候,你们会介入并且施以援手?
  但是我认为显然不会总是遇到这种情况,而且如果我们没有得到那些资金和奖项的话,我们或许也没法做这些,所以这真的视情况而定。
  重要的是在整个过程中不能伤害这个人,你不可能每次都帮助到他们,但你必须要知道不能伤害他们,不能破坏这个道德规则。
  观众七:这是一段很长的制作周期,你们两个都全身心投入在这个项目中吗?我是说,东安招聘像每次你们去很多次,每次只停留3天,所以你们当时只是在做这个项目吗?
  Tamara:是的,只有这个。这当中还需要翻译,占据了项目中巨大的一部分。每次我们拍摄回来之后,都需要大概两三天的时间来做翻译。因为这些都是非常特定的素材,不能找翻译直接来做,只能写下来然后翻译。
  而且因为他们说的是古代土耳其语,所以我们得和翻译一起合作,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他们才能理解意思。所以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
  观众七:听起来是很大的工程。至于经济的部分,因为你们需要来回奔波,还有住宿,你们是怎么解决的?
  Ljubo:我们开始的时候是参与一个自然保护项目,由瑞士政府资助。拍摄完成之后,我们申请了国家电影基金,并在萨拉热窝电影节得奖,之后又申请了旧金山电影节的资金,这就是我们所有的资金来源。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