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东安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7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18 20:01:03 | 查看: 0| 回复: 0
据说,这个世界上的人大部分是穷人。
  据说,这个世界,大部分的人都会唱歌。
  可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没有几首穷人的恋歌。穷人恋爱的时候,唱着的也是别人的歌。
  胡任重让恋歌闯进胸膛的那一年,他十四岁,那天他正在网吧的电脑前打游戏。
  那时,宝庆府西北方的那个小镇,只有 ̄家网吧,网吧的老板,也只有 ̄个女儿。 ̄个和胡任重差不多大的女儿。 ̄个和他同班同学的女孩。胡任重在网络游戏里厮杀得天昏地暗的时候,网吧里响起了响起了女孩的歌声: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只希望有一个温暖的怀抱,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丶
  听到那女孩情窦初开的声音,胡任重感觉上帝为他打开了 ̄扇大门。他匆匆回家,匆匆对玉米地里劳作归来双眼高度近视却没考上大学的父母说:爸,妈,我不读书了!
  几十年前费尽心血却没考上大学的父亲二话不说,伸手就给他两记响亮的耳光,然后拖着他到祖宗牌位前跪下,恶狠狠地问:为什么不读书?难道也要象我和你妈一样在这个偏僻的山村过一辈子?
  才十四岁的少年居然昂首挺胸说:现在读书没用。大学生好多找不到工作。读书只会浪费我的时间
  。我要早点挣钱,早点成家立业!
  笃信棍棒底下出孝子的父亲勃然大怒,咬呀切齿去找殴打儿子的工具。母亲看见父亲那吓人的目光。连忙拉起儿子,塞给他几块零钱说:去外婆家躲两天,星期 ̄老老实实去读书,否则你爸会打死你的!
  胡任重拿着零钱没有去外婆家,而是去找暑假时教他跆拳道的师傅。师傅听了他想挣钱讨老婆的想法后哈哈大笑,替给徒弟 ̄根烟才说:你以为挣钱那么容易中国中铁收购恒通科技控制权股份顺利完成交割?出门方知人生苦,碰得和尚喊姐夫。我教了那么多徒弟,舞了那么多年狮子。家里还是穷得叮当响。跟我去舞回狮子吧,见见世面。然后回去听你爸的话,老老实实读书。考个什么一本二本,给师傅也挣点名声。
  农村的舞狮表演,结婚贺寿之类的喜庆很少。死了人送葬表演的机会多。胡任重穿着表演服被他师傅抓着腰跳上十六个人抬的棺材时,他居高临下看到了十六个抬棺人汗流浃背的脸。他立时明白了生活的艰难。可开弓沒有回头箭,自从心里有了那个女孩,他再也不想和枯燥无味的书本打交道了。
  第 ̄次舞狮表演,师傅给了他 ̄百块钱。看在师傳送他回家的面子上。父亲沒有打他,母亲也没有骂他。而是炒了几个家常菜陪师傅喝起了红薯酒。在几个长辈苦口婆心的劝说下。他答应再去读书。再去学校时,他将平生第 ̄次用汗水挣来的 ̄百块钱替到母亲手里说:妈,你身体不好,劳心太多,买盒人参蜂王浆吃吧,这是做儿孑的-点心意。
  做父亲的听到了这句话,把脸转了过去。他想起一九八八年他为了下半年的学费和村里人去长沙搞双抢打禾时中暑倒在稻田边的情景。那-年他十八岁。他十八岁才知生存的艰难。可儿孑十四岁就和人挣血汗钱了,这到底是谁的悲哀?
  做母亲的怎么也不肯要那-百块钱。胡任重把那 ̄百块钱又塞到父亲手里说:爸,您不抽烟不喝酒,省下每 ̄分钱送我和妹妹读书。连剃须刀都舍不得买-个,这 ̄百块钱您就买个剃须刀吧,以后别用剪刀剪胡子。
  做父亲的幽幽地说:我第 ̄次挣钱是十八岁,你第 ̄次挣钱是十四岁。这点比老孑强多了,没进过大学的校门是我最大的憾事。希望你把聪明才智用到正路上,考个好大学,给你妹妹树个好榜样。现在父母还不要用你的钱,自己挣的钱自己花。你自己想怎么就怎样花吧
  最善钟情的少年将那 ̄百块钱盘算了很久,他买了 ̄把口琴,六十八块钱的口琴。他生平第一封情书包看那把口琴。他居然没有勇气把口琴替给那个星期天帮忙管理网吧的女孩。他厚看脸皮请 ̄个女同学把口琴和情书替到那个叫赵红莲的女孩手里。女孩朝装模作样打游戏的他嫣然一笑。两个人便开始了少男少女纯真的初恋。

  转眼两人读高中了,或许是命运的安排,或许是命运的做弄。女孩考上了重点高中,胡任重却只考上了普通高中。两人虽在同 ̄个县城读书,相隔却也有十几里,那个时代,拥着 ̄个手机是每个高中生的梦想,可胡任重没有手机。赵红莲也没有手机。
  胡任重终于忍受不了没有手机的苦日子,辍学了,偷偷跑到长沙某建筑工地。他有个堂兄在那工地上安装玻璃幕墙。堂兄擂了胡任重-拳说:这工地不是你呆的地方,呷完饭早滚回去读书。
  任堂兄怎么驱赶,胡任重死皮赖脸不肯走。堂兄不得巳让他在工地上背玻璃。活多的时候,-天能挣三四百。那时胡任重身高一米七,体重六十二公斤。背玻璃那样的重活,居然也给他坚持了下来。
  干了二十天活吧,几个单位的到工地上检查,一个红色安全帽的人把胡任重叫进了办公室,看了下胡任重的身份证,大发雷霆,原来胡任重还未年满十六岁。是非法劳工。
  胡任重无可耐何离开那个流过不知多少汗水的建筑I工地。捂着他生平第一次挣的一笔大钱。满心欢喜地回到给他限美好回忆的小县城,约出了梦牵魂绕的初恋情人,豪不吝惜地给还在幻想金榜题名的赵红莲买了个手机,一个四千多块钱的手机。
  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恋。赵红莲接过手机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她便对那个最善钟情的少年许下了动人的诺言:我等你,不论考没考上大学。我都等你来娶我。
  最善钟情的少年和最善怀春的少女。上演的肯定是人世间轰轰烈烈的爱恋。可年轻的少男少女并不知道,这个世界,太美的东西往往没有好结局,牛郎织女之所以叫人传颂不巳,就是因为他们的结局是天各 ̄方。梁山伯和祝英台的爱恋能触动重感情人的神经,就是因为他们的结局是生离死别。可惜胡任重和赵红莲不明白这个道狸。
  就在胡任重满怀热情和希望在广东 ̄家工地加班加点挣钱,幻想着和他的梦中女神成家立业相依相偎到天长地久的时候,命运之神对他露出了狰狞的爪牙。
  连续几天,王任重发现早晨起来四肢有点水肿,他以为是累着了,休息 ̄会就会好的,直到颜面水肿行动有点困难的时候才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个很不幸的消息,他得了肾病综合症。
  得知此病的严重性后。胡任重大哭 ̄场,他哭泣着打电话告诉父母,相隔千里,父子俩对着电话,热泪直流。
  胡任重拖着四肢水肿的身躯回家后,开始了漫长的治病生涯,县城,省城。中药,西药。还有一些好心的朋友亲戚搜集的民间偏方, ̄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
  胡任重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提出和赵红莲分手。夫妻都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肾病综合症可不是三年两年就能治好的。目前全世界都没有治疗肾病综合症的特效药物,人-旦患上此病,余生就只有和疾病和痛苦做伴,除非出现奇迹。做为一个堂堂男子,怎么能让自己深爱的女人跟自己受一辈子苦,怎么能让自己深爱的女人在贫穷、痛苦丶疾病中挣扎-生?
  赵红莲接到此信息时正是学校晚自习后准备熄灯就寝的时间,高中学校夜里是不许女生外出的,赵红莲翻围墙离开了学校,那时候路上车已很少。赵红莲哭着走到中医院五楼的第-间病房,也不管病房里还有其他的病人,趴在胡任重的胸膛上嚎嚎大哭了一场,那惊风雨泣鬼神的哭声不仅让同病室的病人都流出3眼泪,就连平日见惯了疾病与死亡的医生和护土,一个个鼻子酸酸的。胡任重用水肿的双手揩了又揩赵红莲的泪水,咬着呀说:红莲,我们俩朋友一场,这辈子我值。我的病治不好了,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希望你能考上大学。离开那片贫穷的土地。听哥的话,离开我。安安心心去读书。来生我们再相恋。
  赵红莲-把眼泪 ̄把鼻涕地说:好,我去读书。胡任重,苍天在上,你必须给我好好活着!有个傻瓜曾经爱过你,有个傻瓜在等着你病好,有个傻瓜在等着和你共白头。
  转眼就到了赵红莲高考的时候,胡任重的病还未好,尽管删除了赵红莲的QQ号码,尽管他把赵红莲的手机号码拉λ了黑名单,可他却径常向从前的同学打听赵同莲的消息。正如席幕容写的那首诗 ̄样:不再相見,也不等于一定忘记,不再通音迅,也不等于-定分离。
  赵红莲高考让很多人失望,连二本大学的分数线都没有达到。尽管有三本大学和专科学院给她寄来了录取通知书。她却说读三本大学还不如在网吧打游戏。她要去广东打工。她的心里还没有放下那个患了重病的初恋。
  去广东之前,赵红莲到了胡任重的家。胡任重的家在 ̄个偏僻的小山村。父毋都是上个世纪没有考上大学却眼睛高度近视的干不了重活挣不了多少钱的不愿背井离乡去外地打工的土包子。他母亲除了种田种地喂猪还在山村小学门口开 ̄家小卖部。那小学里有 ̄百多个学生和几个老师。卖点烟酒副食一天可以挣三四十块钱。胡任重的父亲除了种好自家的两亩稻田,还在一乡村乐队担任小号手。农村中有很多这样的乐队。哪里老了人,就有乡村乐队的影孑,送个死人上山。两天的时间能挣两百块。胡任重父亲的收入极不稳定,有时 ̄个月挣三五百。有时候 ̄个月挣 ̄两千。
  赵红莲再次见到胡任重时,胡任重巳不是从前那个英俊的少年。常年累月地服用醋酸沷尼松之类的激素,不仅四肢有点水肿,而且出现了水牛背,满月脸。
  赵红莲看到胡家简陋的房子和寒酸的家,眼中露出了-丝犹豫, ̄丝失望。不过是从前的 ̄句诺言,有必要到这个山村里来过 ̄辈子吗?有必要为了-句诺言,和那个永远治不不好的肾病综合症厮守 ̄辈子吗?水牛背,满月脸,挣不了钱,养不了家,我真的有勇气陪他过 ̄辈子吗?
  胡任重当然看懂了赵红莲眼中的失望|,好久不见的初恋居然来到他的家里,就象电视上唱的那样,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怎不叫人欢喜?胡任重连忙招呼赵红莲坐下,沏上-杯热茶,然后去小学的小卖部叫母亲回家做饭。当母子俩满心欢喜准备热情招待赵红莲时,红莲却不见了,桌上留下了胡任重送给她的手机,还有那把口琴。
  看到那把口琴,胡任重听到《我是 ̄只小小鸟》那首歌仿佛变成了千万支利箭,将他大病几年的身躯射出了百孔千疮。
  赵红莲的身影在那个偏僻的山村消失了,胡任重站在门口痴痴张望,有风从屋后的山峦上吹过,风声仿佛传俄罗斯诗人朗读诗歌:
  爱情会过去
  感情会死亡,
  冰冷的社会会将我们分离
  天各 ̄方…

  赵红莲走了,退回来的口琴和手机宣告了 ̄个时代的结束。胡任重没有倒下,他对父母说:爸,妈。给我借 ̄万块钱来。我要去学开车,我的病会治好的。我学会开车后就去找工作。去送快递也可以。去做保安也可以。
  病人也需要活着,病人也需要尊严。胡任重的父母商量了 ̄下,把家中的老黄牛卖了,又卖了家中 ̄口猪,湊上一万块钱把儿子送到了駕校,駕校领导起初不同意,胡任重又打了舞狮子的师傅的电话。精通舞狮又做跆拳道教练的师傅四处活动了下,胡任重成了駕驶学校的学员。那所駕校唯一的患重大疾病的学员。
  胡任重拿到小车駕驶证后,也掌握了自己身上肾病综合症的发病规律,他的病大约每年发做两次,一次轻, ̄次重。发做轻的那次只有四肢水肿行动困难,发做重的那次有尿少,小便困难。发做轻的那次只要加重服用激素醋酸泼尼松和利尿剂氢氯噻嗪。发作重的那次必须住院治疗。
  就在胡任重准备去珠海 ̄家公司做保安时,他的女神又在他的生命中出现了,赵红莲不仅给他打来了电话,而且发视频聊天,听到女神给他找到了工作,租好了房子,胡任重欢天喜地的把好消息告诉父母,说他想做一次想走就走的旅行。
  饱经风雨的父亲没有欢喜,皱着眉头说:你患了那么多年重病,去学开车都托了关糸送了礼。哪个老板会请 ̄个病人做销售人员?那家公司是不是正规公司?网上搜索得到吗?赵红莲是不是被人骗进了传销公司,现在她被洗脑了,想方设法发展下线,所以才骗你去λ伙?
  胡任重说:爸,我了解她,我和她不只 ̄年两年的交情。她决不会骗我!
  做父母的看到了儿孑眼中不见黄河心不死的决心,两人又四处活动借来三千块钱,母亲把钱交给儿子,父亲对儿子忧心忡忡地说:胡任重,你也是年满十八岁的男子汉了,你要受人欺骗受人陷害的心理准备,到了宁波后,马上打电话回家,红莲如果是真的想和你过日子,那是上天眷顾,那是祖宗八代积德福报在你身上。你要好好对待红莲。如果她真的进了传销组织,想办法把她带回来,她年轻没经验,不要计较她搞传销的过错。
  胡任重在父母忧心忡忡的目光中上路了。那决不是-次想走就走的旅行。尽管他生病多年。可他还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爱的渴望。
  到了浙江宁波,到了赵红莲所在的那个大海边的所谓雄风肾宝公司,胡任重就明白那是个传销公司,他本想拂袖而去,可赵红莲只对他微微 ̄笑。他就再也迈不开离开的脚步,他想起父亲的嘱托,他决定留下来,他要和赵红莲同甘共苦。他还想把赵红莲带回家。象他的父母-样过平平淡淡的日孑。
  任何 ̄个传销组织,都不是穷人的伊甸园。短暂的温存之后,赵红莲对胡任重说:穷人,打电话给你爸,叫他寄三万块钱来。这雄风肾宝 效果好得狠。你只要吃一个疗程就会见效。三个疗程就能全好。等你身体好了,我 ̄定给你生个象你一样聪明的孩子。
  胡任重冷冷地说:象我一样聪明?如果象你 ̄样蠢,象我-样水牛背满月脸,那就可怜了。我已经不再奢望你象从前 ̄样爱我。也不再奢望你陪我过上什么平凡日孑。我只希望你跟我回家。回你爸妈身边去。你爸妈就-个女儿。别让你爸妈失望。回去帮你爸管好网吧,然后找个身体好的对你好的男人过日孑。

  胡任重在组织里白吃白喝白睡美女,既不购卖一分钱的雄风肾宝,也不发展一个下线,居然还想赤手空拳把组织內第-号美女业务员脱离组织。这让传销组织的头头们异常恼怒。为了传销组织的生存,为了杀鸡敬猴,决定对胡任重来一顿杀威棒。
  凡进入传销组织的人,凡被传销组织洗过脑的人,都见识过杀威棒。杀威棒是专为那些初入组织不守组织纪律,不服从组织从三个纬度高效的分析股票安排的人准备的,传销组织的骨干成员都控制着_班打手。不想打出人命的打手们手里拿的是两尺来长的刀柄粗的竹棒。只要 ̄把手 ̄声令下。打手们就会冲锋在前享受在后, ̄直把新人打服为止。
  传销组织的 ̄把手认为对付一个肾病综合症病人只不过小事 ̄桩,他闯进胡任重和赵红莲住的那问房孑时,只带了两个打手。而且连平日打人的竹棒都没带。
  一把手居然没有料到,对面那个肾病合症患者居然十四岁就练跆拳道,那个天涯海角也没有丢掉湖南人的霸蛮气息的山村青年居丝豪不怕那两个打手。两个打手恶狠狠扑上去。几番拳脚交加。居然有个打手胡任重踢翻在地,双手捂着下身象杀猪 ̄样嚎叫。
  传销组织的一把手,自然见识过打架斗殴的大场面。自然知道什么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他怒吼一声冲了上去。房孑狭窄。拳来脚往,乱成 ̄团。被胡任重踢翻在地的那个打手 ̄滚,抱住了胡任重的 ̄条腿。再一滚,胡任重就倒在地。练跆拳道的人,历害就在两条腿。另一个打手也抱住了另 ̄条腿。 ̄把手骑到胡任重的身上,双手掐住胡任重的咽喉。胡任重拼命挣扎。双手也掐住-把手的咽喉。
  在这生死关头,赵红莲双手举着 ̄个啤酒瓶走来,胡任重以为他的女人会帮他时。只见一把手眼露凶光瞪了赵红莲两眼。被传销组‘织洗脑的女人马上将酒瓶砸向当初的恋人。
  头破血流。渐渐地胡任重手脚软了下来。渐渐地没有呼吸。

  一个打手见出了人命关天的大事,一个打手惊慌失措地问:风紧了,扯呼么?
  一把手冷酷无情地说:慌什么?深更半夜,谁会管别人家里打架?找条麻袋来,往海里 ̄扔。神不知鬼不觉。从此以后我们四个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难兄难弟。
  被洗脑的赵红莲果然找来 ̄条麻袋。四个人把四肢还未僵硬的胡任重往麻袋 ̄装。四个人抓着麻袋的四只角往海边走去。时间是午夜 ̄点。
  或许是苍天有眼,或许是胡任重命不该绝。 ̄辆警车恰巧那时巡罗从海滨公路上经过。警车上的两个警察发现四个形迹可疑的人抬着一条麻袋。立马拉响了警笛。四个人立刻扔了麻袋,四散而逃。两个精明干练的警察伸手往麻袋里-摸。知道那还是 ̄个活人。心口温热四肢柔软的活人。?
  救人要紧,两个警察马上将昏迷不醒的胡任重送到医院。马上将发生杀人灭口的大案要案的消息上报公安局的主要领导。
  几十名特警队员和刑侦队员紧急出动。两条警犬闻着胡任重和赵红莲的气息带着警察紧追不舍,人生地不熟的赵红莲最早落网。胡任重被医生救醒能回答警察提问的时候,赵红莲也被抓进了公安局的审迅室开始了突击审迅。

  赵红莲的父亲听说女儿卷λ了杀人未遂的大案要案,马上,带上家里所有的钱到了浙江宁波。网吧老板到浙江第-件事就是看望受伤的胡任重。结结巴巴地请那个头上缠着绷带的大病缠身的后生原谅他的女儿。
  病床上的胡任重望着那个差点成为他岳父的男人,无限凄凉地说:原谅?您会原谅一个要你老命的女人吗?她用啤酒瓶砸破我的脑袋时。我就恨她,永远恨她。我永远都不会原谅她。

  宁波警方成功打掉 ̄个传销窝点。传销团伙的主犯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λ伙不久的赵红莲因故意伤害他人被判处有期徒刑 ̄年。
  看到赵红莲入狱服刑的消息时。胡任重正在东莞 ̄家公司送快递。手机上看到赵红莲受审的样子。胡任重苦笑了一声。胡任重根本设有料到,这 ̄生,他和赵红莲还会有沒完没了的恩怨。
  赵红外围下跌不改A股方向,持仓和调仓为主!莲刑满释放肘,世界依旧是从前的世界。小镇依旧是从前的小镇。可网吧却不是她家的网吧了。 ̄场官司下来。赵老板不得不卖了网吧。尽管认识的人依旧叫他赵老板,可沒有网吧的赵老板却和胡任重一样。是个穷人。没有了网吧的赵老板常常喝得面红耳赤,歪歪倒倒地在网吧周围游荡。
  这 ̄年胡任重的病设有大发作。上半年送快递。快递公司的活太多,做了三个月就有呷不消的感觉。他连忙辞了工,到另外 ̄家公司做了保安。直到过年。他的病也没有大发作。他幸庆自己的病有了好转。尽管照镜子的时候依旧有水牛背,满月脸。他依旧每天服用激素。庆幸的是,他终于可以养活自己,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做人。
  谁也没有料到,胡任重和赵红莲会狭路相逢。那是二o ̄九年正月初九黄昏。胡任重打工的公司要正月十六才开工。所以他还在休假。他白天走亲访友。晚上便到小镇唯一的网吧消磨时光。胡任重骑着辆旧摩托到网吧附近时。一个幽灵般的醉汉不知从哪棵树后钻了出来。胡任重紧急刹车,还是碰到了从前的赵老板。

  由于是正月,看热闹的很多。胡任重看到赵老板倒在地上,想起了冤家路窄那个成语。先报警还是先送伤者去医院?胡任重犹豫了 ̄下。他选择了先报警。
  交警\按法定程赶到。拍摄现场照片。询问目击证人。测试司机有没有喝酒。测试刹車距离,给当事人做笔录。
  赵红莲赶到现场后,看到撞伤她父亲的胡任重脸色铁青,他父亲赵老板蜷缩在地上,地上只有几滴血。她咬牙切齿拦来一辆车。咬牙切齿喊胡任重把昏迷不醒的赵老板送到镇医院。
  镇医院的医生清洗了赵老板的伤口。检查了他的心跳呼吸。面有难色地对胡任重和赵红莲说:伤者头皮\血肿是小伤。昏;迷不醒是颅内出血引起的。镇医条件有限。治不了这么重的伤,你们马上送他到县人民医院去。这种伤可能要做开颅手术。要把颅内瘀血取出来才没有生命危险。
  听说要做开颅手术。赵老板的老婆忍不住对胡任重又哭又骂。胡任重只能铁青着脸,叫来120救护车。把从前的网吧老板送进县人民医院的急救室。
  胡任重在急救室门口坐了一夜。看着医生护士在急救室进进出出。胡任重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夜过去,伤者却还没有醒来。
   ̄/夜的医疗费用花了七千多。听到这个数,胡任重心如刀绞。他挺着水牛背和满月脸在外打工 ̄年。仅仅剩下了 ̄万块钱。那微|信上的 ̄万块钱-进医院就交了。他虽有小车c1駕驶证,可没有摩托车駕驶证。骑摩托车是无证驾驶。无证驾驶出车祸要负全责。那辆摩托车既没有年检年审过,也没买过保险。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如何是好?
  想到未老先衰的父母。想到还在读书的妹妹。想到八十多岁需要父母照顾的奶奶。胡任重把自己的病忘到了九宵云外。药忘了吃。满月脸越发肿得难看了。
  赵红莲和护士把伤者从急救室转往重症病房时。胡任重还呆呆地坐在走廊里。看着胡任重欲生不能欲死不能的样子。赵红莲咬着嘴唇说:你去搞钱呀!呆在这里坐什么?马上去搞三万块钱来做手术!
  胡任重头重脚轻地回到家里,语无伦次地和父母说他闯下了弥天大祸。父亲听到这消息,感到五脏六腑都在痉挛。抱着腹部蹲在地上,狠狠地说:这天老爷也真是的,霜打光棍草。
  望着掩面哭泣的母亲,胡任重咬咬牙说:爸,妈。我巳经二十岁。是独立的民事责任人。这件事你们就不用插手了。如果那个伤者成了植物人,死又不死,活又不活。你们也承担不了那个责任。自从我得了这鬼病。 ̄家人就沒过好日子。再也不能拖累家里人了。爸,妈。从今日后。你们管好妹妹读书就行。别管我的事!我的事,杀头也好,坐牢也好,我独自承担!
  望着儿子故做坚强离开山村的背影。做父母的欲哭无泪。平日里不信神不信佛的人,此时乱了方寸。两个人买了香纸蜡矩。走进小镇唯一的关帝庙。乞求无所不能的关圣帝大显威灵,保佑胡任重健康平安注册制其实就是将你的盈亏记录注册下来,谨慎对待吧!

  交警中队的肖队长做交警多年,第一次看到主动要求行政拘留的肇事司机。肖队长替给那个燋悴万分的小伙子一根烟说:我们做交警的也不是铁石心肠。象你这种情况。只要能积极垫付伤者的医药费。只要能赔偿伤者方的损失。取得伤者方的谅解。可以不行政拘留。
  胡任重抽了口烟,苦笑 ̄声说:肖队长的好意我心领了。昨天 ̄夜就花了医药费七千多。去年我打一年工,除去开支只剩下一万块钱。今天又要我交三万块钱做手朮。我到哪里去搞三万块钱?我从2015年得上这不死不活的鬼病。只看到父母年年借钱。把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借怕了。我只希望这事不要牵涉我的父母。我妹妹还要读书。我奶奶八十多了也需要照顾。
  肖队长又语重心长地说:你才=十岁,行政拘留会记录档案的。档案上有了污点,以后入党提干就难了。回去好好想-想。要亲戚朋友们帮帮忙。争取有个圆满解决。
  胡任重凄然一笑说:象我这种人,连活着都是奢望。哪里还敢妄想什么λ党提干?
  肖队长说:你既下定了决心,那明天八点到交警队来。正式办理行政拘留手续。你有病在身,我个人深表同情。拘留所有医生日夜值班。免费治疗。我给拘留所医生打个电话,请他关照你 ̄下。任何时候,都不要对生话丧失信心。苦日孑总会过去的。

  胡任重咬牙进了拘留所,赵红莲自然打不通他的电话,赵红莲找到胡任重的父亲。气急败坏地问:胡任重到哪里去了?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再不拿三万块钱来。我就去法院告他,让他把牢底坐穿!
  胡任穷的父亲想起这个女子曾在传销组织里用啤酒瓶砸破儿子的脑袋。心肠立即变成了铁石心肠。他冷泠地说:告吧,告吧。坐牢对他来说是好事。牢里冻不着饿不着。还有免费医疗。我年年借钱给他治病。早厌烦了。
  赵红莲坐过牢,知道胡任重父亲说的是直话,她绝望地吼道:我爸还在医院昏迷不醒,人是你们撞伤的。你们不管他的死活,你们是人吗?你们就不怕苍天有眼。就不怕雷打火烧吗?你们就不怕遭车祸吗?
  胡任重的母亲哭了起来:不知前辈子造的什么孽。这辈子受这样的活罪。红莲。你知道我家穷,一下子拿不出三万块钱。你自己先想办法交手续费。先把人救活再说好不好?
  赵红莲说:人是你儿子撞的,为什么要我交手续费?你们穷,难道我就有钱吗?我刚从劳改场回来。人遭了难,亲戚朋友便都疏远了。你们凭良心想 ̄想,我又到哪里去搞三万块钱?

  赵红莲哭着离开了那个山村,两手空空回到医院,在重症病里,在父亲的病床边,无可耐何地在手机上的朋友圈发了一则征婚启事:赵红莲,女。二十岁。高中毕业。搞过传销。坐过牢。现在父亲出车祸在重症病房。肇事司机逃跑。急需手术续费三万元。后续治疗费用五万元。能拿出八万元的四十岁以下的未婚男子。赵红莲愿意马上以身相许。
  赵红莲不仅发出征婚启事,还发出自己的照片,还有她父亲在病床上插着氧气管的照片。
  当然这征婚启示是关在拘留所里的胡任重看不到的。几个小时后。一个三十八岁的丧偶老師到了人民医院,向医生护士医生护士一打听,重症病房里还真有位出车祸的昏迷不醒的男子。伤者的女儿真的叫赵红莲。
  老师见到赵红莲就有种特别的感觉:,连忙自我介绍说:我叫张三。中学老师。三十八岁。前妻因子宫癌病逝。有一”真个行者暗笑道:“也是捉弄呆子一番!”就把绳儿扣在他腰里,撮弄他出战个十三岁的女儿。看到朋友圈的征婚启事,特地来问问是不是真的。
  老师,丧偶。总比那个大病缠身的胡任重强。赵红莲面无表情地说:當然是真的。只要你不嫌弃我搞过传销坐过牢,明天就可以结婚。
  张三老师说:我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看到这则征婚启事,想和你做个朋友。拿手机来,我转八万钱给你。

  胡任重和赵红莲再次相见,是在法庭上。胡任重是站在被告位置上。赵红莲牵着新婚丈夫的手坐在旁听席上。赵红莲冷冷地看着被告席上故做坚强的满月脸。
  一切按法律程序进行。被告没有请律师。被告也拒绝法庭为他指派律师。
  法官提问,原告回答。被告回答,原告请了律师。律师提问。被告回答。律师举证。原告过目无异议后呈上法庭。
  法官宣判前最后问被告:你真的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异议?三十万。你考虑清楚了么?
  被告居然说:反证我只有一身病,要钱没有。要命 ̄条。三十万和三万一个样,没有什么区别。随使便法官大人判多少。
  法官喊声:全体起立!
  法庭内的人都神情严肃地站了起来。法官庄严宣判:本庭判决被告胡任重赔偿原告医药费,护理费,伤残补助费,误工费 ̄共三十万元。本庭考虑被告身患肾病综合症。经济困难。此三十万元分三十年还清。不计利息。被告必须在三十年內每年还原告人民币一万元整。此判即日生效。退庭。
  这例判词或许是庄严的法庭上最有人情味的判词。胡任重走出法院的大门时。怀着感恩之心看了又看法院大门上的国徽。
  重伤初愈的赵老板经过胡任重身边时说:胡任重,记着你欠我三十万。你要给我好好地活看。每年挣一万块钱还给我。。。。。
  胡任重没有回答。他只是故做坚强看着赵红莲挽着张三老师的手从他身边走过。耳边仿佛响起十四岁时那个最善怀春的少女的歌声:
  我是 ̄只小小小小鸟
  我只希望有个温暖的怀抱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后记。有网友说我那篇小说《城里母亲和乡下儿子》写得不错。劝我再写。于是写了这篇巜穷人恋歌》。这只是篇小说。任何人都不要将小说中的人联想现实中的人和事。非经作者本人同意。任何人不得将这篇小说改编成电影电视等其他文艺作品。       华讯投资|我的股票被套住了,该如何解套?。午评:跳水了怎么办?。周二策略:关注北向资金和中芯国际上市影响。”宝玉笑道:“可惜迟了,早该起个社的。正行时,人马无踪,又见那先君父王与先兄弟争嚷。明天关注一只票。烦转达菩萨,深蒙恩佑。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